當前位置:首頁 > 說說 > 正文
文章正文

人生的坎坷的心情說說|高語罕的坎坷人生

說說 > :人生的坎坷的心情說說|高語罕的坎坷人生是由小學生作文網(www.cpdzhw.icu)為您精心收集,如果覺得好,請把這篇文章復制到您的博客或告訴您的朋友,以下是人生的坎坷的心情說說|高語罕的坎坷人生的正文:

高爾夫|高語罕的坎坷人生

近年來,隨著學術界對陳獨秀歷史地位的重新評價,像高語罕這樣受陳獨秀“牽連”、在中共黨史上占有一席之地的歷史人物,也拂去塵埃,成為人們研究的對象。作為新文化運動的干將、中共第一批黨員、朱德的入黨介紹人、黃埔軍校“四兇”和南昌起義的策劃者之一,高語罕的一生波瀾起伏,那種“貧賤不能移”的士人風骨,在銅臭彌漫、物欲橫流的時代,更顯得彌足珍貴。中國論文網 https://www.xzbu.com/1/view-3810920.htm  投身于革命洪流
  “淮南古鎮”正陽關位于淮河中段,是淮北最大支流潁河、淮南最大支流沛河等眾多河流的交匯處,曾經檣帆云集、車水馬龍,與山海關、嘉峪關等并稱為中國“八大關”。
  在所有介紹高語罕的文章中,都說他于1887年8月1日出生在安徽壽縣正陽關鹽店巷,這是不確切的。因為正陽關有東、南、北三條大街,57條巷子,沒有一條叫“鹽店巷”。北大街有一條巷子,名叫“鹽卡巷”。明清之際,食鹽專賣,鹽商憑“鹽引”(取鹽憑證,也稱“鹽鈔”、“鹽卡”)經營,獲利甚豐。“鹽卡巷”因此得名。咸豐五年(1855年),清政府在正陽關設立“淮北督銷正陽關鹽厘總局”,直接隸屬戶部,授權12家商店經銷,稱作“官鹽行”,皖北、皖西運銷食鹽均在正陽繳納鹽厘,每引征銀2兩,歲征銀約30萬兩。
  高語罕的祖上,曾經是一大鹽商。可是,花無十日紅。到了他祖父那一輩,已經敗落。祖父依靠給航運公司做會計的收入,養活家小。他的父親雖然是個私塾先生,一生苦苦攻讀,卻時運不濟,竟然連個秀才都沒有考中。
  小時候,每當高語罕學習學不進去時,母親不打不罵,只是哭鼻子抹淚,對他說:“兒啊,人有臉、樹有皮,不吃饅頭也要爭口氣。別學你伯(當地人喊父親為伯),文不能文,武不能武,讓娘一輩子在人前抬不起頭……”娘兩個摟在一起,哭成一團。哭累了,母親下廚房去做好吃的;小語罕擦干眼淚,拿起書本,沙啞著嗓子繼續攻讀……
  1904年冬天,清政府舉行最后一次科舉考試,16歲的高語罕隨同老師前往壽州趕考。張榜時,高語罕榜上有名,而他的老師卻名落孫山。次年,高語罕離別家鄉,考入安慶陸軍測繪學堂。不久,他就結識了柏文蔚、常恒芳等壽州老鄉,并參加了由陳獨秀、柏文蔚、常恒芳、熊成基等組織的維新會(反清組織岳王會的外圍社團)。1908年11月22日,安徽新軍馬炮營隊官(相當于連長)熊成基利用省城安慶防衛空虛,率領1000多人發動起義。高語罕積極參加,勇敢戰斗。馬炮營起義失敗后,高語罕的身份暴露,只得返回家鄉,在羹梅學堂(今壽縣正陽中學)擔任教師。
  1911年10月10日,武昌城頭的槍炮聲敲響了清王朝的喪鐘,高語罕奔走相告。為了準備北伐力量,“革命奇士”韓衍創建了安徽青年軍,自任監督(司令),并請高語罕擔任秘書長。遺憾的是,出師未捷身先死。1912年4月,國民黨內部爭權奪利,同室操戈,韓衍遇刺身亡。高語罕被迫出走青島。
  “五四”運動在北京爆發的消息迅速傳遍四方。身為蕪湖省立五中學監的高語罕聞風而動,與劉希平等進步教師一起,積極聯絡,發起組織了聲援北京的學生游行。但是,他們的義舉卻遭到了一些人的反對。5月6日,在西門詹家巷召開蕪湖“學生聯合會”和“教職員聯合會”成立大會,高語罕當選為兩會會長,決定次日上街游行。省立第二女子師范學校學監姚慎思帶頭反對,說:“鄙人好文。身為女校學監,女生與男生在一起游行,有違男女授受不親之古訓。”高語罕呼地一聲站起,細目圓瞪,用拳頭敲擊桌子,反駁道:“鄙人好武!國家興亡,匹夫有責。男生愛國,女生也是國民,也應該愛國。為什么男女不能在一起游行?請問姚先生,你的年紀不大,胡子也不長,為何每天都和女生待在一起?你為什么不避嫌?”姚慎思被駁得滿臉羞紅,奪門而逃。“五四”運動在江城蕪湖開展得波瀾壯闊,高語罕的學生李克農、蔣光慈、錢杏邨(阿英)、曹淵等,都成長為革命洪流中的闖將。
  曾任民革中央主席的朱蘊山指出:“安徽的新文化運動,實際上是從蕪湖五中開始。……與劉希平、高語罕兩位老師分不開的。”
  介紹朱德等人入黨
  1920年10月4日,北京第一個共產主義小組成立,李大釗為負責人。當時,高語罕正在北京。作為陳獨秀的摯友、李大釗的早稻田大學同學,高語罕參加了北京共產主義小組和馬克思研究會的秘密活動,并經李大釗、張申府的介紹,成為中共第一批黨員。
  兩年后,高語罕被公費派往德國哥廷根大學留學,并與張申府等人一起組建了中共旅歐總支部。在《九死一生記》中,他回憶道:“每逢星期六或星期日,大家要聚餐一次,時常不離伴的,大概是叔隱、太樸、師亮、朱德夫婦(賀治華,朱德的第三任妻子)和我。”“他(叔隱)和孫炳文、朱德、章伯鈞等之加入共產黨及國民黨,皆經我一手包辦。”
  國共合作初期,火熱的革命形勢為有志青年搭建了施展抱負的舞臺。旅歐的共產黨人響應召喚,紛紛回國,擔任重要的領導職務。周恩來成為黃埔軍校政治部主任;聶榮臻成為黃埔軍校政治部秘書兼政治教官;高語罕則擔任了黃埔軍校政治主任教官、入伍生部少將黨代表兼共產黨黃埔黨團書記,還兼任第六屆農民運動講習所政治訓練主任。在國民黨二屆一中全會上,他當選為中央監察委員會常委。高語罕對于看不慣的現象既敢怒,也敢言。一次,黃埔軍校召開座談會,桌子上擺滿了水果、點心,高語罕進了會場就提出批評:開會是工作,又不是請客,革命經濟很困難,何必這么鋪張!蔣介石十分尷尬,臉上一陣白一陣紅。還有一次,他指出:改造整個社會,不是光靠打倒幾個人就行了。我們目前是要打倒北京的偽執政段祺瑞,但如果不注意肅清我們陣線內部的反革命分子和反革命思想,南方恐怕也會出現段祺瑞。蔣介石倘若有反革命的思想和行為,我們也會以對待段祺瑞的態度,對待他,打倒他!由于他心直口快,多次公開批評蔣介石,與鄧演達、張治中和惲代英一起,被蔣斥責為“黃埔四兇”。
  但是,高語罕“抗上”卻愛下,他講授的《政治學概論》,旁征博引,妙語連珠,深受學員的歡迎。在《黃埔舊事》中,聶榮臻寫道:高語罕剛從歐洲回來不久,穿的是一件普通西裝,戴一頂鴨舌便帽,架著一副高度的近視眼鏡,為人十分和藹,“遇到接近他的人,十有八九都是他先打招呼”。由于很多青年都讀過他的《白話書信》,再加上他的講課通俗、風趣,與惲代英、蕭楚女等人一樣,是“當時最受歡迎的政治教官”。   1927年5月21日,武漢發生“馬日事變”,大批共產黨人四處逃亡。7月下旬,高語罕輾轉到了九江,住在甘棠湖煙水亭。7月25日,為保密起見,高語罕、賀龍、葉挺、葉劍英、廖乾吾等5人租了一條游船,在甘棠湖上一邊游覽,一邊策劃南昌起義。高語罕受命起草《中央委員宣言》,指出:“近日武漢少數中央委員假借中央黨部名義所發布之一切訓令決議,同人等概未同意,不能負責,武漢與南京所謂黨部政府,皆已成為新軍閥之工具,曲解三民主義,毀棄三大政策,為總理之罪人,國民革命之罪人……”
  8月1日黎明,南昌起義爆發,中國國民黨革命委員會(簡稱“民革”)宣告成立,高語罕與宋慶齡、鄧演達、譚平山等24人當選為委員。起義失敗后,8月7日,中共中央在漢口秘密召開緊急會議,以“右傾機會主義錯誤”之名,解除了陳獨秀的總書記職務;11月,中央實際負責人瞿秋白又在上海主持會議,對南昌起義領導人分別給予批評、處罰,并要求陳獨秀、譚平山、高語罕等人前往莫斯科,向共產國際承認錯誤。陳獨秀等人一口回絕。后來,他們又集體反對極左的“武裝保衛蘇聯”的號召,被打成“托派”,開除黨籍。
  不為五斗米折腰
  遠離政治以后,高語罕躲在上海的亭子間,專心著述。這個時候,喧嘩過去,親友散去,他的內心是孤寂的,唯一讓他感到欣慰的是,愛情女神將女醫生王麗立送進了他的生活,兩個人在虹口區提籃橋和匯山路之間租房棲身。白天,王麗立去大馬路南洋大藥房掛牌行醫,高語罕在家里奮筆疾書,煮字療饑;晚上,兩個人逛逛公園、喝喝咖啡,享受著難得的閑散時光。
  據統計,到1936年,高語罕連續出版了20多種圖書,其中,著作有《語體文作法》、《國文評選》、《青年書信》等,譯著有《歷史哲學綱要》(黑格文)、《知識學》(費希特)、《辯證法經典》(馬克思、恩格斯)等。
  為了預防不測,表明心跡,他還特意立下一份遺囑:“予若以黨爭或其它變故及疾病而死,所有予之著作權皆贈與麗立。予之墓旁應留一棺之地,作麗立他年歸結,藉踐同分之約。”
  在收獲學術成果和愛情之后,高語罕也收獲了友情。
  1932年10月15日,陳獨秀被上海公共租界總巡捕房逮捕,不久,就移送到南京江蘇高等法院江寧地方法院看守所關押。這是他第5次坐班房。陳獨秀感到兇多吉少,就給高語罕寫信,交代身后事宜:“書桌抽屜內藏有一小袋,系女友潘君之物,她多年積蓄,盡在其中,若失去,我真對她不起,務請先生再去探望一次……”1934年7月21日,國民政府最高法院做出終審判決,判處陳獨秀有期徒刑8年。在此期間,高語罕多次到看守所探視,送去衣物,噓寒問暖,表達了深厚的革命情義。
  1936年冬季,著名報人陳彬和創辦了《申報》(港版),邀請老友高語罕幫助撰寫社論。于是,高語罕攜王麗立前往香港。后來,高語罕發現,他所撰寫的社論,常因觀點與報社老板不一致而被人改得面目全非,因此,他不顧生計中斷,對陳彬和申明:“我的許多老朋友大半都為革命而犧牲了,有一些現在還關在監牢里。慚愧得很!十年以來,偷生海隅,實在對不起我那些或死或囚的老友們!只有一點政治的人格和良心,還沒有出賣。現在要我出賣我的良心與人格,那就無異于戕害我的生命。請你原諒,我此后不能給你再做社論。”
  “八一三”淞滬戰役剛剛打響,高語罕就按捺不住報國激情,從香港回國,準備前往上海,投身抗日洪流。但回到國內以后,上海、南京等地相繼被日寇占領,他無路可走,只身返回家鄉正陽關,一邊休整,一邊等待機會。1938年春天,他得知武漢成為抗日大本營的消息,就在鎮上辦了一張難民證,前往漢口,住在難民所,那里可以免費提供食宿;8月,又由黃埔軍校的學生胡宗南安排,飛往戰時陪都重慶,經黃埔軍校同事、重慶行營主任顧祝同安排,做了一名參議,每月雖有一些收入,卻是個“不參不議”的虛職。仿佛被迎面潑了一盆冷水,高語罕心情不爽,卻也是無可奈何。
  “關門弟子”吳敬璉
  生活逐漸安頓下來,高語罕又打電報,叫來了在故鄉湖南常德避難的王麗立。不久,他聽到陳獨秀被提前釋放、移居江津的消息,便搬了過去。兩家相距不是太遠,人們經常可以看見山間小路、荷塘岸邊,一高一矮悠然漫步,傾心交談。高個子就是高語罕,矮個子就是陳獨秀。
  在那個烽火連天的艱難歲月,江淮大地已經淪陷,壽縣也被日軍攻占,許多人背井離鄉,逃往西南。1922年,有 一位名叫潘康侯的人在壽縣縣城開設了中華大藥房,成為當地西藥經銷第一人。流落江津后,開了一家食雜店謀生。萍水相逢,高、潘兩位老鄉格外親熱,經常在一起作詩、揮毫。在《高語罕在江津》一文中,潘際凡(潘康侯之子)回憶道:
  有一次,我放學回家,見高(語罕)帶著新版《烽火歸來》托家父代售;又一次,高來我家,母親特為他做家鄉“小刀面”和“火燒饃”。高邊吃邊贊,勾起縷縷鄉情,不禁噓唏,乃將移居江津途中之作寫成四扇條幅,贈送家父。其中一詩云:“香島歸來北地馳,慷慨唯嫌劍履遲。三度中秋閑歲月,滿腔孤憤似呆癡。”不久,又贈詩曰:“十年魯連不帝秦,輸將熱血洗乾坤。平生師友飄零盡,千里翻違伏櫪心。”
  1942年5月27日,陳獨秀在貧病交加中,走完了自己64歲的悲壯人生。6月4日,高語罕就在重慶《大公報》上發表《參與陳獨秀先生葬儀感言》:我們曉得一個思想家或一個文學家,若果要在他的生活奮斗的過程中,使他的學術上的創作和他的輝煌燦爛的人格保持著絕對的和諧,就必需具有一種為真理而犧牲的堅定意志和勇敢精神,而這種精神與意志之表現,第一是耐得窮,吃得苦。第二是把死生看得很淡。在上海被國民黨政府逮捕,押解南京,陳先生在京滬車中酣睡達旦,像平時旅行一樣。
  抗戰勝利前夕,民眾的生活空前艱苦,高語罕也到了家無隔夜糧的地步。1945年7月,他應《新民報》社長陳銘德、總編鄧季惺的邀請,遷居成都,一邊為報紙撰寫自傳《九死一生》(連載),一邊為四個初中生補習功課。1931年,鄧季惺的丈夫吳竹似英年早逝,留下了吳敬璉等三女一男。一年以后,陳銘德與鄧季惺梅開二度,對這幾個孩子視若己出。吳敬璉年齡最小,只有15歲。在輔導中,因為有小青年陪伴,高語罕的心情好了不少。他對吳敬璉格外看重,評價道:小弟(吳敬璉的乳名)“有心思,有條理,嗜學。”高語罕桃李滿天下,吳敬璉可以視為其“關門弟子”。
  1946年春天,高語罕搭乘新民報社的專輪,抵達南京,在明瓦廊街一所簡陋的民居內棲身,不求那些做了高官的友人、學生施舍,繼續賣文為生。他曾對人坦言:我現在既不屬于共產黨,也不屬于國民黨。我是個自由主義者——民主主義者。民主政治必須由民主政黨來領導;這個政黨必須徹頭徹尾服從大多數民眾的公意輿論,而不是強奸民意所制造出來的輿論;每一個真正的(不只是招牌的)民主政黨,就是說,它內部壓根兒就是民主的。如果黨內沒有民主,它便沒有對人民實行民主的可能。
  1947年3月,高語罕胃癌復發,臥床不起,無錢治療,他曾想回正陽關養病,可是,當時國共兩黨正在打內戰,淮河兩岸兵荒馬亂,重病在身,出行不便,于是,他就寫信,請妹妹到南京服侍自己。后來,病情惡化,他被學生王持華等人送進醫院搶救。4月23日,溘然而逝。臨終前,高語罕希望自己能夠落葉歸根。可是,由于經費困難等,最后,被安葬在南京南門外花神廟,與《儒林外史》的作者吳敬梓的墓隔路相對。墓碑由國民黨元老于右任題寫。
  2011年10月,中央黨校哲學部胡為雄教授在《北京日報》上發表文章,指出:“高語罕在20世紀上半葉撰寫的《白話書信》、《理論與實踐:從辯證法唯物論的立場出發(書信體)》、《青年書信》這三本書,是我國歷史上最早推動馬克思主義哲學大眾化的通俗著作。”“高語罕的著作社會影響巨大。1921年他的《白話書信》出版發行后,即與《獨秀文存》、胡適《嘗試集》一起,成為上海亞東圖書館最暢銷的三部書之一,后曾屢遭國民黨當局查禁,卻一版再版,共發行39次,總數達10余萬冊之多,該書影響了眾多青年革命者。”因此,“馬克思主義哲學大眾化第一人”應是高語罕。

人生的坎坷的心情說說|高語罕的坎坷人生由小學生作文網(www.cpdzhw.icu)收集整理,轉載請注明出處!原文地址http://www.cpdzhw.icu/shuoshuo/1251270.html

相關推薦
Copyright ? 2006 - 2016 www.cpdzhw.icu All Rights Reserved
小學生作文網 版權所有
全天极速时时计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