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首頁 > 文檔大全 > 正文
文章正文

鄉村熟嬸

文檔大全 > :鄉村熟嬸是由小學生作文網(www.cpdzhw.icu)為您精心收集,如果覺得好,請把這篇文章復制到您的博客或告訴您的朋友,以下是鄉村熟嬸的正文:

第一篇:《農村的嬸子大娘為何兇殘嗜血》

農村的嬸子大娘為何兇殘嗜血

文/馬慶云

最近,南方都市報又報道了一起湖北農村的嬸子兇殘傷害6歲侄子的新聞,這個嬸子割掉了孩子的兩個耳朵,扔到廁所里邊,并割掉了孩子的下巴,這種嗜血程度,并非一般變態能做得出來的。去年,有新聞報道,也是農村的嬸子大娘傷害自己的親侄子的事情,有挖眼的,有拐賣的。我們不得不不問,農村的嬸子大娘們為何如此兇殘嗜血呢?

除夕那晚,我回老家請叔父輩們吃飯,席間,一位小叔喝多了酒,說了幾句讓我十分詫異的話:馬慶云,你別覺得自己出去了,很牛逼的樣子,我們家孩子以后肯定比你強一萬倍,你信不?——后代人比自己的堂兄們強一些,本是常態,也順應中國的發展趨勢,為何這位年紀最小的叔叔會說出這種一反常態的話呢?我當時不理解,好心好意請您來吃酒,竟然說出這么唐突的話,自然不溫不火地回應了一句:你這心態是病得治啊。

這一句話,攪得血雨腥風,小叔借著咱帶來的好酒勁頭十足發作了半晌。后來聽母親說,小叔的媳婦也就是我的嬸子,也在門外罵了半晌,被母親擋出去了。老家人的習慣是,萬事先站在輩分一邊,讓小的閉嘴。我便不敢再多言,最終好好的一場宴席,變成一個小叔嚷嚷著自家孩子肯定要比我出息一萬倍的鬧劇。

鬧劇過后,我雖然開玩笑說,感謝叔叔嬸子的不殺之恩,但總覺得不是味道。咱雖然說話直接了些,但“我孩子比你強一萬倍”這話,難道不是心態上有病嗎?如果本文的讀者也恰好有農村生活經歷,不妨想想,身邊有沒有這樣的嬸子大娘,在口頭上,一定是希望你有世俗的出息的,但內心深處,是生怕你比他家的孩子成績高半點的。在農村,相互攀比的心態,遠遠高于城市。

什么原因?小聚居的農村生活環境造成的。農村都是一個宗族姓氏的幾代人小聚居在一個村落里邊,基本上誰家有個大事小情,大伙都是立馬知道的。在農村生活,是沒有隱私可言的。這造成,彼此之間的攀比更加便利。同時,相互認識,免不得產生小范圍的竊竊私語,這種半陰暗的聊天方式,更容易滋生攀比心理,同時加劇攀比中的仇恨心理。誰家要是有了點什么好事兒,很多人都是恨的牙根癢癢的,我這句話,斷然不是危言聳聽。

同是一個村里邊住著的,憑什么你出息了,而我不能?大伙因為起點一樣,因此,往往在心態上認為,各自的終點也應該相同。這種心態,尤其在一個大家族里邊最容易滋生。都是一個爺爺下邊的父輩與兒孫輩,憑什么你家過的就比我家好,你家拿的就比我家多?我親眼見過親兄弟倆帶著媳婦為了五毛錢打的頭破血流的。拿大伙的經濟能力來看,都已經遠遠不是缺五毛錢就能餓死的了,但為何還會為這個打呢?癥結,正在于這種攀比心態。誰都不想別人比自己強,哪怕是半點。

親兄弟家庭之間的這種微妙關系,更加劇了這種“嫉妒羨慕恨”的心態。農村的生活環境,為大伙鍋邊兒碰菜碗創造了條件。城市的生活環境則不同,雖然大伙逢年過節也是走動一下的,但平常,都是關起們來過日子,井水不犯河水,誰家的好壞,都不需要別家介入,且別家也無法介入。這種基本的距離,造成彼此之間的攀比后產生的仇恨心理弱化了。

同時,之所以會出現這么多惡毒的嬸子大娘的原因,還在于,中國農村正在進入一種奇特的中間地帶。早年,中國農村安定的根本所在,是宗族制度。一個宗族的大家長,充當了司法、執法等全部角色。這種角色,相對上安撫了這些仇恨心態,讓懷有此心態的人不敢造次。現在的農村,宗族家長制度,早已經名存

實亡。大伙雖然依舊表面上尊重村子里邊的某些長者,但在關鍵事務上,是拳頭和鈔票說了算。在這個前提下,司法因為宗族制度并沒有完全消失殆盡,因此,也很難介入農村的日常管理生活。城市鄰里之間,解決問題的主要方式,已經是民警途徑,而在農村,這種方式,根本上沒有普及。

像我叔沖著我耍酒瘋這事兒,我就不能找民警用司法方式解決。因為在農村,大家是不理解的。大伙認為,一個家庭里邊的事兒,犯不著找外人給評理。評理,很重要。在農村,至今沒有獨立人格的意識。有問題了,咱評理即可。誰評理呢?宗族的長者。其實,宗族的長者,早已經被架空,起不到任何震攝作用。因此,一些兇殘的嬸子大娘,一邊不懼怕任何的宗族長者,一邊又法盲的很。中國很多的傳統鄉村,是沒有一種有效的力量來制約鄉村不安定因素的。司法因為宗族制度的存在,而無法有效到達,而宗族制度又因為現代文明的沖擊而早已經形同虛設。

這種制約兇殘的權利,出現了真空。加上,農村為攀比提供了更便利的現實條件,行兇也更加直接簡捷,所以,出現那么多兇殘嗜血的嬸子大娘,是必然了。重建中國鄉村當年的宗族制度,是天方夜譚,如何加速農村的普法進程,則是我們需要思考的——法的精神,首先是獨立人格的精神,半死不活的宗族觀念,正是抹殺獨立人格的直接幫兇。

?

第二篇:《高三閱讀材料——鄉村與文明》鄉村熟嬸

“讓居民望得見山、看得見水、記得住鄉愁”—如此通俗而深情的話,出現在近日召開的中央城鎮化工作會議中,觸動著無數人內心深處的柔情,也戳中了一些地方城鎮化發展的軟肋。城鎮化,一個國家走向發達的必由之路;鄉愁,每一個“少小離家老大回”的游子共同的精神寄托。將來,我們的“鄉愁”何處尋覓?

每天消失80個村落

一棵老樹、一間老屋、一出家鄉戲,或是一泓碧水……每個地方都有自己的根脈、靈魂和風韻,每個地方的人也有著獨特的“鄉愁”記憶,現今在一些地方卻被“跑偏”的城鎮化列車碾得支離破碎,曾經的美麗“鄉愁”變成難以釋懷的“鄉痛”。

“最近十年,我國每天消失80個村落!最近三十年,4萬多處不可移動文物被毀滅!”民俗專家、文聯副主席馮驥才疾呼,“他們被切斷的不只是一段歷史,還有世代積淀在那里的特有的文化與習俗、與生俱來的勞作習慣與天人關系、土地里的祖先及其信仰,以及中華民族文化的‘根性’!”更普遍的,在許多地方,城鎮化被異化為“大拆大建大手筆,高樓大廈平地起,各種園區扎堆聚,CBD扮靚GDP”,傳統文化卻一再被邊緣化。

城鎮化不是消滅農村

“父母在不遠游”,這是中華民族千年流傳下來的觀點,然而在日益緊湊的現代化時代,對于背井離鄉追尋夢想的人們,卻不得不將厚重而濃烈的鄉愁裝進行囊,將思念寄托在春運時一張薄薄的車票上。

數據顯示,上世紀90年代,我國小城鎮人口曾占總人口的27%,至2010年已下降到20.7%。不可忽視的是,在我國進程中形成的三個“剪刀差”正加速農村人口外流:福利待遇城鎮好鄉村差、收入水平城鎮高鄉村低、生活條件城鎮好鄉村差。中國(海南)改革發展研究院院長遲福林說,破除了這三個“剪刀差”,鄉愁才能更有寄托。

中央城鎮化工作會議提出,要以人為本,推進以人為核心的城鎮化,提高城鎮人口素質和居民生活質量。推進農業轉移人口市民化要堅持自愿、分類、有序,充分尊重農民意愿,因地制宜制定具體辦法,優先解決存量,有序引導增量。

“城鎮化不是去鄉村化,也不是要消滅農村。如果農村文明消失了,那么城鎮化將是單調的。”農業部部長韓長賦近日表示,要加快農村公共基礎設施的規劃和建設,改善水、電、路、氣、房,建設污水垃圾處理設施,搞好居住環境的綠化與美化。要搞好新農村建設規劃,本著方便生產和生活的原則,合理調整村莊布局。“避免農民房子十年推倒重蓋一輪。” 專家認為,要化解“小城鎮留不住人,大城市人滿為患”,必須以產城融合為基礎,注重城鎮產業經濟的培育,增強鄉村地區自我“造血”功能。逐步形成大中小城市和小城鎮、城市和農村合理分工、特色突出、功能互補的產業發展格局。

寧留空白不留遺憾

“給我一瓢長江水啊長江水,酒一樣的長江水,醉酒的滋味,是鄉愁的滋味。”這是詩人余光中筆下的“鄉愁”。但如今現實卻是,在狹隘的發展觀下,一些農村早已被破壞得面目全非:污染“上山下鄉”,河流“魚肚翻白”,土壤“中毒日深”……這些“后遺癥”正加速爆發。 “青山綠水才是美麗家園,千瘡百孔的村莊、污水橫流的縣鄉怎能喚起人們的鄉愁?”建筑學家吳良鏞說。

水泥森林林立、大廈鱗次櫛比、“堵城”“霧都”接連出現……一些大城市也已不堪重負。統計顯示,全國650多個城市中,有近400個缺水。

中央城鎮化工作會議要求,把城市放在大自然中,把綠水青山保留給城市居民,慎砍樹、不填湖、少拆房,盡可能在原有村莊形態上改善居民生活條件……高度重 視生態安全,擴大森林、湖泊、濕地等綠色生態空間比重,增強水源涵養能力和環境容量;不斷改善環境質量,減少主要污染物排放總量。

“寧留空白,不留遺憾。”環保部環境規劃院副院長、總工程師王金南對記者說,“世界

上最美的城市都是依山而建、依水而建,我們的一些地方削山造城,即便是實現了高度城鎮化,環境被破壞掉了又有什么意義?”

他說,生態環境是衡量一個城市是否宜居的尺度,也是衡量居民生活質量的尺度。今后的城市建設,要回到以人為本的本質上去。對于造新城,要從規劃角度重新審視,避免破壞生態;舊城改造,也要劃定生態保護紅線,將湖泊、綠地等生態系統保留下來!

遠去的鄉村 趙武松

從小生長在城市,我與鄉村沒有切膚之緣。在我想象的碎片里,鄉村是麥浪滾滾的田園,是炊煙裊裊的土屋,是雞鳴犬吠的天籟,是父輩們出生和勞作的搖籃。

在我看來,人們懷念故鄉,眷戀鄉村,更多的是出于對童年時光的懷想和祭奠,對生命中失落的珍貴片段的追溯。家鄉的草木,兒時的玩伴,漂泊在外的離愁別緒,都是濃濃的鄉村情結,割舍不斷,揮之不去。而我,因為父輩來到了城里,自然也就沒有兒時鄉村的回憶,鄉村,對我只是一個遙遠的遐思,一個水墨畫般的夢幻……

在城市生活的日子,我穿行于高樓林立的大廈,遠離鄉村,遠離曠野,不諳農時,間或也會鬧出錯把麥苗當韭菜的笑談。童年的天真,青春的浪擲,成年后的煩惱,都隨著歲月的季節靜靜流淌。偶有機會下鄉,也只是一個匆匆的過客,一個外來的旁觀者。因為我知道,鄉村不屬于我,我也不屬于它。

直到三十八歲那年,隨父親去了一趟他的家鄉——一個離省城不足100公里,驅車一個多時辰便可抵達的村落。

村子背靠著一座小山,山上的泥土呈紅褐色,種滿了松樹、槐樹和棗樹。一條泥土與碎石合成的小路,蜿蜒的連接著村外的世界。這是村里與外界唯一交接的小路,不知承載了多少代人的辛酸、喜悅和夢想。可能是因為與城區接壤,這里的風景談不上清秀別致,既沒有城市車水馬龍,也沒有窮鄉僻壤的貧瘠寒磣,一切都是那么真實,那么淳樸,那么自然。湛藍的天空,清澈的河流,微風輕拂,泥土芬香,村頭幾棵說不清年頭的老槐樹見證著歲月的滄桑。村后一堆堆金色的麥垛壘摞著農家的汗水和歡樂。房頂上縷縷炊煙講述著日復一日的故事,屋前搖著蒲扇的老人拉扯著家長里短,散落在田間的莊稼漢在耕犁明天的光景,播撒春天的希望……

記得當時在村口迎接我們的是一位中年人,古銅色的臉上長滿了大胡茬,一雙粗壯的大手結滿了老繭,褪色的灰布襯衫和高高卷起的褲腿上濺滿了田間的水漬和 泥印,一副典型

莊稼漢的模樣,把一個“土”字寫在臉上,刻進骨子里。他看上去年紀與我相仿,父親卻讓我叫他“栓叔”。父親告訴我,村里人很講究輩分,雖然 父親是家族中的年長者,但由于輩分較低,我所見到的與我一般年紀的鄉親,居然都稱父親為“兄長”,而我卻一律得叫他們“叔叔”或“嬸嬸”。這是幾千年沿襲 下來的家族家規,沒有人可以改變。隨后,栓叔帶我們去看了他承包的水田和魚池,又去村西頭的山坡上磕拜了長眠于故土的長輩。

父親十幾歲就應征入伍,離家遠走,后來他的親兄弟和親姐妹也先后進城學藝謀生。在家鄉,老一輩親人已先后逝去,原有的老屋也早已不復存在,對他來說,家鄉本該沒有太多的牽絆,唯有放不下的是他那份與生俱來的鄉情。

聽說父親回來了,十幾個我叫不上名字的鄉親都擠在栓叔家并不寬敞的堂屋里來看他,看得出,父親在村里有很高的威望,鄉親們都很尊重他。父親坐在堂屋中 央的木條凳上,如數家珍的叫著他們的小名:“磚頭”、“瓦鑠”、“憨砣”、“三狗子”……這些名字咋聽起來很土坷垃的感覺,卻又很有趣。后來才知道,村里 的上輩人在后生們出世的時候,就有意識的給他們起了一些“賤”一點的小名,寓意以后走到哪里都會無病無災,好管好養。鄉村熟嬸

村里人十分熱情,客至拱手相迎,連我這無名小輩也被看作“稀客”,視為“上賓”,席間以魚肉相待。飯桌上,父親與鄉親們談笑風生,從村官的選舉到去年的收成,從誰家蓋了新樓房到誰家的男人在外打工,誰家的孩子考取了重點大學……似有說不完的話,敘不完的情。

父親雖在城里生活了幾十年,至今鄉音不改,聽著他與鄉親們用濃郁的方言對話,我感覺特別有韻味,特別親切。這個時候一句熟悉的鄉音是最好的“見面 禮”,能立刻滋潤心田,引起共鳴,拉近因地域而產生的遙遠距離,遠遠勝過任何物質的饋贈。相比之下,我那正宗的“漢腔”顯得有些生硬和遜色,與這鄉音格格 不入。所以,我更多的時候是用點頭或搖頭來回答鄉親們的問題,不是我不善言談,而是不忍心沖淡這濃濃的鄉情、鄉音……

在鄉下,我是城里人,而在省城,我一直把自己看作異鄉人。記得剛到機關的那年,我曾經為聽不懂來自各地的方言而苦惱,為沒有自己的“老鄉圈子”而失 落。聽到身邊同事見面時的方言對白,常常讓我處在“鶯歌燕舞”的包圍中,說真的,我渴望有自己的家鄉,渴望能說一口地道的家鄉話……

晚飯后,我們要趕回城里。栓叔將一包自家樹上種的棗子塞在我手里,送我們到村口。這時,寂靜的村莊已經燃起了燈火,溫柔的月光輕擁著大地,遠處傳來幾聲犬吠,草叢里不知名的昆蟲陣陣呢喃。這個夏夜,鄉村的精靈都在以它們獨有的方式證明著自己才是夜間的主人,而我,不過是偶爾駐足的游子,即將離去。

月色下,栓叔拍著我的肩:“你要記住,這里是你父親的家鄉,也是你父親的“根”,你就是這“根”下的“根須”。不管你將來在哪里,都不要忘記它,都要回來看看。”聽著這番話,我突然感覺栓叔是那么“洋氣”,那么時髦,那么可親可敬。從那天起,我知道了我也有自己的鄉村,自己的根。我在心里埋怨父親:為什么不早些讓我知道,為什么不早些讓我回來。

回省城后,對于養育過父親的鄉村的牽掛一直在心底延伸。這種牽掛已不限于零距離的走近它,而是渴望了解它的民風、民俗、民情,了解它的厚重的歷史和未來的發展。終于,在當地同行的幫助下,我從一本縣志里了解到鄉村深厚的文化底蘊。這里曾是一片地靈人杰,

菁英薈萃的熱土:春秋戰國時期的俞伯牙遇知音鐘子期在這里成就了一段千古佳話;明兵部尚書戴金,清康熙皇帝之師熊伯龍,清代大書法家宗彝,現代書法大家王南舟,漢劇表演藝術大師吳天保、陳伯華,獨臂將軍蔡樹藩,紅四方面軍政委陳昌浩,全國政協副秘書長張執一,中國的“保爾”吳運鐸,“兩彈一星”功臣朱光亞都先后從這里走出……

這是一座普通的村落,一個楚文化的縮影。

前年的一個夏天,我攜妻女回到鄉村。時隔幾年,鄉村驚人的變化著實讓我瞠目,與我第一次見到的情形恍若隔世。原來塵土飛揚的泥濘小路早已不見蹤影,京珠高速、漢蔡高速從鄉村的周圍交叉而過,一條柏油馬路貫通村頭村尾,以“知音故里·蓮花水鄉”為文化主題,展示當地習俗民情、文化風貌的民俗文化區已初見雛形,鄉村周邊正在自發形成一種由農民利用自家院落,依傍的田園風光和自然景點,以低廉的價格吸引市民前來吃、住、游、玩、購的旅游形式,當地人通俗地稱之為“鄉村休閑游”。如果說多年前的鄉村記載了我蹣跚的腳步,眼前的這座村落真的呈現出“戲劇性”的變化,充溢著現代鄉村的氣息,讓人嘆為觀止。

我多少有點失望。也許,我想要尋找的是土磚瓦房的憨厚,想要看的是粘有泥土的小路,想那存于心中久違的質樸……這樣的要求,對于生活在這個地方的鄉民們是不公平的,他們祖祖輩輩努力擺脫的不正是黃泥巴土磚房么?

在鋼筋混凝土中呆膩了的我試圖找回鄉村的記憶,黃土下的鄉村卻開始朝都市化的方向邁進。是我步履來遲,還是鄉村與都市“接軌”的腳步太快?無論怎么說,記憶里親切的鄉村已遠去,盡管栓叔還是那么熱情,盡管鄉村還有曾經的風土人情……

不知從什么時候起,栓叔家的紅磚平房已經被四層樓房取代,房內現代家用電器一應俱全,一樓開了一個出售零食的小門面。見到我們一家三口,栓叔眼睛笑成了一條縫,連連念道:“好啊,城里的媳婦來了,城里的大學生來了……”說著端上了三碗綠豆湯,冰涼的,清甜的,一碗下肚,頓覺神來氣爽。妻子也拿出一些捎帶的補品和煙酒。栓叔責怪道:“城里的人也這么俗氣啊,現在我們這什么都不缺,只想你們經常下來走走。”臨走時,栓叔又從里屋拿來一小簍雞蛋:“這是自家土雞下的蛋,雖說不值幾個錢,但你們城里人吃不上。”接過蛋簍,我看見不少雞蛋表面還沾有血漬。

都說“少小離家老大回,鄉音無改鬢毛衰”,多么希望鄉村有條能夠帶我回家的路啊。而今,曾經的鄉村恐怕永遠也回不去了,我感覺自己像一個迷途的拾荒者,游走在城市的街頭,最后只能把救助的目光投向遠方,更遠方,幻想那遙遠天際的綠洲……

我常常想,城市是找不到“根”的,卻衍生了無數“根須”的。我問自己,遠方在哪里?那條清澈見底的小溪呢?那片蔥郁婆娑的樹林呢?那牧童牽牛趕羊的吆喝呢?那村姑飛針走線的身影呢?一切似乎還在,一切又都找不到了。

走出村落,站在高速公路與鄉間小徑的交匯地,一陣清柔的涼風裹著醇厚的泥土氣息拂面而過,芳香醉人。而我心里卻布滿了愁悵:好不容易找回的與“根須”的我關聯的鄉村,已將漸行漸遠,失落在城市的風景里,再也找不回曾經的味道……

遠去的鄉村

文 / 李漢榮

⑴小時候剛學會走路,在泥土的田埂上摔了多少跤?我趴在地上,哭著,等大人來扶,卻看見一些蟲兒排著隊趕來參觀我,還有的趁熱研究我掉在地上的眼淚的化學成分。我撲哧一笑,被它們逗樂了。

⑵現在,在鋼筋水泥澆鑄的日子里,你摔一跤試試,你跌得再慘,你把身子趴得再低,也決然看不見任何可愛的生靈,唯一的收獲是疼和骨折。

⑶即使你在田野里追趕一只老鼠,也能到達一首詩的附近——離老鼠洞不遠,是被野草掩護的蛐蛐的琴房,正在演奏《詩經》里的某個曲調。

⑷菜地里的蔥一行一行的,排列得很整齊很好看。到了夜晚,它們就把月光排列成一行一行;到了早晨,它們就把露珠排列成一行一行;到了冬天,它們就把雪排列成一行一行。那些愛寫田園詩的秀才們看見了,就學著蔥的做法,把文字排列成一行一行。后來,我那種地的父親看見書上一行一行的字,問我:“這寫的是什么?為啥不連在一起寫呢?多浪費紙啊?”我說:“這是詩,詩就是一行一行的。”我父親說:“原來,你們在紙上學我種蔥哩,一行一行的。”

第三篇:《農村應酬稱謂》

稱謂(俗叫稱呼)應該可以說是“見而禮”,對于稱謂,自古以來有較為嚴謹的規范。但又古今不同,雅俗有別。所以,稱謂的講究,在各類交際酬世應用文里,是最重要的基礎知識。如果稱謂不當,往往一格之差,一字之錯,就會造成誤解,鬧出笑話。即不禮貌,又不得體,實是禮尚往來中之大忌。今天,即有老套稱呼,也有許多新式稱謂。現介紹于下。

一、動問稱謂

稱問人姓曰:尊姓(或貴姓)自稱曰:“小姓某某”

稱問人字曰:尊字(或尊別、寶號) 自稱曰:“小字某某”、“草字某某”

稱問人名曰:大名(或臺甫)自稱曰:“小名某某”、“賤名某某”

稱人祖父曰:令祖 自謙稱曰:家祖父

鄉村熟嬸由小學生作文網(www.cpdzhw.icu)收集整理,轉載請注明出處!原文地址http://www.cpdzhw.icu/wendang/30301.html

相關推薦
Copyright ? 2006 - 2016 www.cpdzhw.icu All Rights Reserved
小學生作文網 版權所有
全天极速时时计划